忻州师范学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434|回复: 0

[文学摘录] 来自阴间的新娘 第149章 魂虫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4 08:1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149章 魂虫    熊梦迪的话让我心下一惊,我们才刚刚怀疑王亦诚有问题,这才刚刚过了两个小时他就死了,

    我连忙问他是怎么死的,

    熊梦迪说道:“跟陈虹几乎是一模一样,他的尸体,玩在那间杂物室里发现的,”

    我说:“我马上就赶过去,”

    挂了电话,我问小夏:“现在感觉怎么样了,”出了这档子事,说明他现在已经掌握了我的信息,不然不会到这里来找到路了小夏,我可不敢再跟小夏分开了,

    小夏笑笑说,她现在已经没事了,

    我再问马杰,他也没事了,不过他得留在学校,一旦有事,他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,

    于是,我当下就带着小夏一起去了那所中学,

    结果,刚走到大门口,小夏就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胳膊,有些紧张的道:“夫君,这个学校里有好强的恶念,”

    恶念,

    小夏点点头嗯了一声,说道:“这所中学整个的被笼罩在了一股强大的恶念里,”

    小夏的话提醒了我,看来在我先前第一次来的时候,给我那种不舒服诡异感觉的的,就是她说的恶念,

    我当下就问道:“能感应的道恶念的来源么,”

    小夏摇摇头:“不能,那股恶念太强大了,恶念的主人也隐藏的很深,

    我皱了皱眉,恶念跟怨气不同,恶念是人发出的,怨气是鬼魂发出的,能够被小夏感知到的恶念,那得强大到是什么程度,

    不用多想我也知道,陈宏和王亦诚的死,肯定是跟恶念的主人有关系,

    我甩甩头,决定先去那间杂物室看看再说,

    有熊梦迪在,这个王亦诚死亡的消息被隐藏的很好,学校里的学生仍旧是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,该玩儿的玩儿,该上课的上课,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

    我带着小夏,直接来到了宿舍楼后面的那间杂物室,

    此时,不止是熊梦迪和曾玲珑,杂物室的门口还站着两个年纪大一点儿人,一看就是这所中学的校领导,

    他们的表情虽然有些凝重,但我没看出有一丝的伤痛的感觉,想来死了一个学生对他们来说,只不过是又多了个麻烦事儿而已,

    “熊警官,这位是,”

    其中一个秃顶的领导看到我后,疑惑的看向熊梦迪,开口道,

    “这是我请来的先生,想解决你们学校的事,得靠他,”

    熊梦迪淡淡的对秃顶领导说道,

    “哦,原来是先生啊,”

    说着,秃顶领导就对我伸出了手,要跟我握手,

    我虽然不想跟他们打交道,不过也不好摆架子,只好伸手握了一下,然后直接转过身问熊梦迪:“谁发现的尸体,”

    熊梦迪指了指秃顶领导,他连忙说道:“是这样的,刚才我路过这里的时候,远远的就看到那个学生进了杂物室,这间杂物室从上次出事后就封锁了,所以我赶紧过来想把那学生撵走,谁知一开门,他,,,他就死了,”

    说到这里,他的脸上才有了一丝惊恐之色,看来是被王亦诚死时的样子吓到了,

    听他所说,王亦诚死亡的过程很短暂,基本上算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了,

    我问道:“除了死者,你还看到其他的人了吗,”

    秃头领导摇摇头,肯定的回道:“没有,而且那个学生死那么惨,连声都没出,”

    连声都没出,

    听他这么一说,我赶紧打开杂物室的门,往里看了一眼,

    刚打开门,我就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,让人忍不住的作呕,

    这一次,我总算是亲眼看见了熊梦迪之前描述的陈虹的死状,

    只见他双手被一根细铁丝紧紧的绑在了身后,全身都是血肉模糊的红肉,就跟剥掉了皮一般,眼眶处,只剩下了两个血窟窿,耳?还都被割掉了,

    再看他的嘴吧,夸张的张大着,舌头也不见了,

    “主人,他是中了巫术死的,”

    豆豆看到这一幕,当下就说道,

    我点点头,看出来了,他身上的伤口几乎跟小夏和马杰身上的伤一样,是被腐蚀的,

    虽然我已经看不出了他的样子,但从他身上穿的衣服来看,就是我先前见到王亦诚身上穿的那套,

    不对,

    仔细一看,我发现,房间里一点儿挣扎过的迹象都没有,

    这种死法,肯定是极度痛苦的,怎么会一点挣扎都没有,

    “主人,他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,”豆豆接着说道,

    我一怔:“能弄出来么,”

    豆豆晃了晃脑袋,然后对着他的脑袋嘶叫了一声,

    紧接着我便看到,王亦诚的头盖骨动了一下,片刻后就从里面钻出了一个黑色的虫子,那虫子一出来,马上就震动了下翅膀,想要飞走,

    见状,豆豆马上从嘴里吐出了一道细微的黄光,射向了那个虫子,

    飞虫应声而落,我仔细一看,黑色的飞虫长的跟蚊子差不多,就是头特别大,

    “主人,这是成年的魂虫,就是当初那个控制我的人,操纵尸体行动用的蛊虫成年体,”豆豆马上对我说道,

    我一愣,这玩蛊虫吗,

    豆豆说:“是的,不过成年的魂虫要比幼年的魂虫厉害的多,幼年的魂虫只能操控死人,成年的魂虫却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操控活人,”

    我心中一紧,这么说,王亦诚是魂虫操控了,

   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啊,难道正气门的那个家伙还是一个比蛊师还要厉害的巫师,

    只是,他干嘛要把王亦诚也杀死呢,

    “不,这不是王亦诚,”

    这是,曾玲珑忽然开口说道,

    她的话刚出口,在唱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她,

    曾玲珑上前一步,说道:“虽然衣服是王亦诚的,但是这人根本就不是王亦诚,”

    我狐疑的问道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,”

    曾玲珑指着尸体的脚解释道:“王亦诚和我是同乡人,我们那里的人,右脚的小脚拇指上的指甲跟其他地方的人不一样,我们的小脚拇指上面还有个很小指甲,而这个人他的指甲却只有一个,”

    我愣了愣,还有这种事,

    曾玲珑点点头:“所以,死者另有他人,而不是王亦诚,”

    “那王亦诚人呢,”我急忙问,

    曾玲珑摇摇头:“还没来得及回教室去看,”

    “走,赶紧去找找他,”

    我当下说道,

    说着,我们急忙去了王亦诚所在的教室,结果到了教室一看,王亦诚果然已经不在了,

    跟着王亦诚消失的,还有他的同桌,

    紧接着,我们又去了门卫哪里,一看监控,发现王亦诚早在一个多小时以前就匆匆离开了学校,而他身上穿的衣服,正是他同桌的,

    我叹了一口气,先前在熊梦迪让?仙跟踪他失败的时候就该想办法留住他的,可惜,我突然接到马杰的电话离开了,一时间没来得及,

    不用说,目前杂物室里的尸体,肯定就是他同桌的,

    “夫君,可能他也不是真正的凶手,”小夏想了想,对我说道,

    我不太懂小夏的意思,

    “笼罩在这里的恶念还在,那人一定没有离开学校,”小夏连忙小声说道,

    我一怔,马上明白了小夏的意思,

    既然如此,那就赶紧采取行动,

    看到现在两个校领导也在,我马上就想到了办法可以找到恶念的来源了,

    我告诉领导,让他们现在赶紧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把学生疏散到外面去,

    领导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当下就按我说的做了,

    还好,今天是礼拜五,正好赶上放假,学生们也不会多想,

    结果,当学校里的所有学生都离开学校以后,我仍然能感觉到那股恶念,

    就在我们关上学校大门,准备挨个再让学校里的教职工玩散到外面的时候,

    我突然看到一个学生惊慌失措从远处跑到了学校门口,

    是王亦诚,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全站广告投放

QQ|站务管理|精简版|手机版|心岛网 ( 晋ICP备11004561号 )

GMT+8, 2019-1-20 19:0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